10
2020
06
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律师电话、微信:13105371980,QQ:6238552,网址:053766.com

民商事再审案件代理之魅力与挑战

 

一、律师能否将民商事再审业务作为专业化方向

律师执业专业化发展是行业的主流趋势,重大疑难再审案件作为一类高端诉讼专业化方向应运而生。若律师选择将民商事再审业务作为专业方向,笔者认为,优势和一些“弊端”皆很明显。

(一)优势

1.再审业务普遍化。2007年《民事诉讼法》修订前,再审程序具有类似于申诉、信访的性质。2012年《民事诉讼法》修订时,立法者对再审程序进行了诉讼化改造,申请再审成为当事人法定的程序性救济权利。再审作为两审终审外的法定救济途径,得到了较为广泛的适用。也因此,从市场角度看,客户欲“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心理给律师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再审业务需求。

2.再审业务独有的“高端”性。民商事再审案件具有审级高、影响大、操作程序精细等特点;争议双方更是呈现出对抗性强的特质。这些特点和特质充分展现了再审业务的高端,笔者将其喻为一、二审诉讼业务的“集大成者”。虽然高端的特质决定了律师办理再审案件的难度,但毋庸置疑,律师在代理复杂、疑难的再审案件时得以接触各类案由,有利于开拓律师的办案视野。

3.有利于提升律师的职业尊荣感。笔者深感,一方面,再审案件的审级高,代理难度大,接触的法官、律师业务素质相对高,通过经年的积累,律师会逐渐提升自信,收获客户的认可,可以体会到职业尊荣感。另一方面,2019年年底最高法院审委会首次邀请案件代理律师分阶段参加,陈述意见并接受审委会委员询问。对律师来说,这是一种巨大的职业激励与荣耀。

4.律师业务学习的客观需要。司法实践中,最高法院法官在裁判文书中的重要观点往往是之后司法解释或司法文件中一些裁判规则的提前展示。代理再审案件会迫使律师必须去收集、学习最高法院大法官、主审法官的司法观点。若将吸收经典裁判观点作为日常工作习惯,能够极大地提高律师判断法律问题的精准性和认知法律观点的精确度,这对律师从事各种法律业务都是助益良多的。

(二)若干“弊端”

1.客户的高期望值带给律师的工作压力。对终审败诉的当事人而言,申请再审几乎是其最后的诉讼救济途径,聘请优秀律师作为再审的诉讼代理人就是为了反败为胜。终审胜诉的当事人对再审败诉的结果则更加难以接受,为了“巩固”胜诉成果,他们往往也会委托专业律师代理。因此,双方当事人都对律师抱有极大的期望。最终,无论代理哪一方,当事人的高期望值都会实际转化成律师的工作压力。

2.实体上的不确定性。不少当事人乃至律师同行会认为:“这个案子二审确实判错了,我去申请再审,就一定能启动再审”。这种认识其实是不成熟的。须知,办理再审申请审查案件,是否能启动再审程序进行纠错,法院是拥有一定选择权的。如果终审裁判错误不大,或错误没有构成“硬伤”,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三)项事由,法院是有权不“纠错”的,这即是“选择权”。这也决定了法院审查再审申请时在实体上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此外,对于再审改判的标准,各地、各级法院之间,乃至于最高法院内部都存在认识分歧、做法不一致的情况,从而增加了律师代理结果的不确定性。

3.程序上的不确定性。再审案件在程序上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无论学理抑或实践,再审程序的适用条件与既判力范围均存在较大的争议。举个例子,一起经历过再审程序的案件,当事人还能否申请再审?对此,主流观点是此类案件不能再审,但实践中并存着不同的司法观点。例如2017年最高法院答复山东高院:“再审后将案件发回重审作出的生效裁判,当事人不服的,可以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的规定申请再审。”可以想见,程序适用的不确定性显著提高了律师的代理难度。

4.再审启动流程的复杂性。据最高法院一位法官介绍,法院在接收再审申请后,该再审申请案件在法院内部要经历法官审查再审申请→调卷→询问→合议庭讨论→法官联席会议讨论等多个内部流程后,法院才能决定是否启动再审。启动再审程序的流程可谓精密复杂,但律师的参与度并不高,代理存在客观的难度。

5.再审申请被驳回的常态性。主要基于两个原因:第一,近年来我国诉讼案件井喷,大量再审案件涌入高审级法院,法院和法官面临巨大的审判压力。一些法官对错误不明显的案件以及能驳回的再审申请案件就尽量驳回。第二,现实中,不少法院和法官比较侧重法的安定性、维护司法权威和司法的终局性,持“能维则维”的态度。因此,法院对驳回再审申请有较为明显的倾向性,低启动率反映出再审申请被驳回是司法实践的常态。

二、代理民商事再审案件的若干经验

(一)精准解析再审程序

再审程序远较一、二审程序复杂,绝大多数当事人和一些律师同行对“再审程序”本身知之甚少。为更清晰地说明该部分内容,笔者绘制了下图:

首先,从横向看,再审程序分为再审审查和再审审理两个阶段。其中,法院在再审审查阶段的主要任务是审查再审事由,内含启动再审审查——进入再审审查——裁定再审三个步骤。再审审查阶段结束的标志是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结果不外乎两种:一是驳回再审申请,二是提审/指令审理,或发回重审。

其次,从纵向看,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十六章“审判监督程序”的相关规定,再审程序可通过依申请、依抗诉和依职权三种途径启动。待法院受理后,案件分别取得民申字、民抗字、民监字案号。

最后,如果某案经过再审审查阶段被提审,就将正式进入再审审理阶段,法院在此理阶段的主要工作是对原审案件进行再次审理。这时,该案就会获得民再字案号。经过再审审理,法院将作出民事判决书(或改判,或维持原审判决)或调解书,再审程序结束。

笔者做上述介绍,除了便于读者更全面地理解再审程序,还为给律师同行一个提示:为使当事人客观评估代理效果,律师可采取分再审审查和再审审理两个阶段收费的方式,不建议采用“一口气”的收费方案。

(二)明确启动再审的“硬伤”标准并清楚展示

申请再审时务必抓准原审裁判的“硬伤”。何谓“硬伤”?例如,《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规定“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确有错误”四字即是“硬伤”。其中,“确有”是“硬”,“错误”系“伤”。只有原审裁判在法律适用上构成“硬伤”,法院才可能再审,上述标准显然高于二审改判标准。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错误的,二审法院即可改判,此时只要原审裁判在法律适用上有错误,而不需要“确有错误”。

律师在申请再审环节,展现“硬伤”的唯一形式就是再审申请书。不少律师在撰写再审申请书时惯用写起诉状、上诉状时的“套路”——隐藏“火力”,以免向对方提前暴露己方的重要观点。这种想法完全是错误的。再审申请书不仅要有理有据,而且要能“打动”法官。为达到这一效果,笔者结合自己的办案经验,提两点建议:

1.在“事实与理由”部分的首部,写一段“申请再审的主要观点”,再分点展开详述。让作为读者的法官在看完这段话后,能够以最清楚、最快捷的方式明了己方的思路与诉求。

这段表述看起来比较复杂,此时如再配上一张可视化图标,效果会更佳。

2.将“硬伤”体现在再审申请书中的每个大标题内。理想的标题应当既紧扣再审事由,还要展现原审裁判的“硬伤”。这种标题的取法所要达到的效果是:法官不看正文,仅看大标题就能掌握再审申请的主要理由与论据。 

这种标题的取法形式上是对再审事由的说明,实质上是对再审请求的论证。具体的说明和论证就留在正文中详细论述,确保证据事实的充实度和法律观点的说服力,做到有理有据。

(三)申请再审停止执行的理由

诚然《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明确规定“当事人申请再审的,不停止判决、裁定的执行”。但在司法实践中,有的地方法院在《执行裁定书》中写道:“本案审理中涉及的证据采信问题对判决结果能够产生重大影响,目前XX省高级人民法院已经受理申诉,正在审查阶段,为了避免可能产生的执行回转后果,在省高级法院对异议人的申诉作出结论以前,不宜对当事人双方存在争议的房屋装修款及评估费予以执行。……裁定如下:……暂时停止对……予以执行。”笔者也遇到过一些高度负责的执行法官,采用这类理由暂不执行。其实,法院在执行时如此操作也是有法律依据的。《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六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中止执行:……(五)人民法院认为应当中止执行的其他情形。”律师在代理再审案件时如涉及执行,可采用这一思路。

(四)关于再审案件收费的两点提示

实践中不少律师帮客户打赢了官司,但客户却对律师说:“律师费我暂时没法支付,接下去对方还有权向法院申请再审,如果我再审输了,怎么还能付你律师费呢?”为尽量避免这类纷争,笔者建议:

1.即使一审、二审诉讼的《委托代理合同》未约定申请再审的委托内容,也建议律师就申请再审、抗诉等程序对客户作相应的提示,以免之后发生委托事项或收费上的争议。

2.若《委托代理合同》不包含申请再审的委托事项,也建议律师在合同中写明“如日后法院依再审程序改判本案,律师费不予退回”,并请当事人在二审(终审)裁判作出后尽快支付律师费,避免当事人以不支付律师费相“要挟”,迫使律师进入漫长的再审代理之路。

三、结语

再审案件复杂且操作难度大,实体上与程序上双重不确定性的特点需要律师凭借智慧和经验去积极应对。代理再审案件对律师的压力和考验是巨大的,相应地,律师通过代理再审案件,也能得到收益与成长。期待有更多的律师同行能将代理再审案件作为专业化的执业方向,投身到这一富有挑战性且充满魅力的诉讼程序中来。

(作者:林罗斌、赵青航,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

 

« 上一篇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